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党群工作 > 党的建设

在党的历史中回味信仰的味道

发布时间:2021-04-27 09:43:11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字体大小T|T
兰州矿勘院学党史读书心得之二
 
     我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,自2011年入党至今,党龄也有10年了,但是在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即将迎来的100岁华诞面前,我就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步履蹒跚的孩童。而入党10年以来,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我们党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的时候,却是在2018年。那时,新婚燕尔的我,和丈夫带着父母去江浙一带旅游度假,旅途的最后一站是上海。身为军人的丈夫并没有急着带我们去领略“魔都”的魅力,而是带我们走街串巷,来到了兴业路76号——中共一大的会址。当这栋散发着历史沧桑的小洋楼从历史课本中一下子矗立在眼前时,我仿佛感受到它想为我诉说那百年之前的故事。
     1920年的春夜,浙江义乌分水塘村一间久未修葺的柴屋,两张长凳架起一块木板,既是床铺,又是书桌。桌前,有一个人在奋笔疾书。母亲在屋外喊:“红糖够不够,要不要我再给你添些?”儿子应声答道:“够甜,够甜的了!”谁知,当母亲进来收拾碗筷时,却发现儿子的嘴里满是墨汁,红糖却一点儿也没动。原来,儿子竟然是蘸着墨汁吃掉粽子的!
     他叫陈望道,他翻译的册子叫《共产党宣言》。
     墨汁为什么那样甜?原来,信仰也是有味道的,甚至比红糖更甜。正因为这种无以言喻的精神之甘、信仰之甜,无数的革命先辈,才情愿吃百般苦、甘心受千般难。
     墨汁为什么那样甜?这种信仰的味道,只有真正的共产党人才能品味得到。
     信仰是无私的。1930年8月27日,临刑前的几分钟,共产党员裘古怀有感于“每一个同志在就义时都没有任何一点惧怕,他们差不多都是像完成工作一样跨出牢笼的”,匆匆写下《给中国共产党和同志们的遗书》,饱含深情地用“满意”和“遗憾”四个字诠释自己对信仰的理解:“我满意为真理而死!遗憾的是自己过去的工作做得太少,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     信仰是朴素的。焦裕禄有床打了42块补丁的被子和36块补丁的褥子,同志们劝他换床新的。他说:“我的被子破了,是需更换新的,但应该看到,灾区的群众比我更需要。其实,我这就很好,比我要饭时披着麻包片,住在房檐底下避雪强多啦。”在他生命弥留之际,他用尽全力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...没有...完成...党交给我的...任务...没有实现兰考人民的要求...心里感到很难过...我死了不要多花钱...省下来钱支援灾区建设...我只有一个要求...请组织把我运回兰考...埋在沙丘上...活着我没有治好沙丘......死了也要看着兰考人民把沙丘治好。”
     信仰是清澈的。“要上一线了,你怕不怕?”“使命所系、义不容辞!”这是2020年5月初,中印边境应对印军越线寻衅滋事时,陈祥榕和班长的对话。这是新兵陈祥榕的第一次冲锋。他们赶到前沿后与对手殊死搏斗,坚决逼退越线人员。后来,陈祥榕在日记中自豪地写道:“面对人数远远多于我方的印军,我们不但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,还顶着石头攻击,将他们赶了出去。”一个多月后,陈祥榕在一次冲突中不幸牺牲,年仅19岁,而战友们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他的日记中还记录着这样一句话:“清澈的爱,只为中国。”
     信仰是可爱的。1935年5月2日,距离方志敏同志牺牲还有不到3个月,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各种诱降方式,他坚定不移,更是在狱中为党和人民写下了那篇《可爱的中国》。“到处都是活跃的创造,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,欢歌将代替了悲叹,笑脸将代替了哭脸,富裕将代替了贫穷,康健将代替了疾病,智慧将代替了愚昧,友爱将代替了仇恨,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忧伤,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暗淡的荒地!这时,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的立在人类面前,而生育我们的母亲,也会最美丽地装饰起来,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的携手了。”
     若论今昔生活对比,相信许多党员同志都会由衷地说:“够甜,够甜的了!”在我党100周年华诞之际,让我们每一名共产党员都继续自觉保持纯洁性和先进性,在党的峥嵘岁月中深味那服务人民的精神之甘,复兴民族的信仰之甜!

 
(韩莉芹    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