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化建设 > 地勘文化

向 南

发布时间:2020-07-06 16:40:43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字体大小T|T

时间走到七点钟,我从睡梦中醒来,夏天的清晨来的格外早,往往一睁眼,光线就顺着窗帘钻进了屋子,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倩影。栀子花藏在暗处,偷偷地散发着幽香。窗外马路上汽车的鸣笛声如同栀子花的花香,一阵又一阵,一遍又一遍将睡意清扫的一干二净。到了该起床的时候了,这时,来了通知,我们要去的地方可能正在下雨,我起身重新检查和调整自己需要带的东西。
    车轮缓缓滚动,身边一切熟悉的事物都在自动后退。乌云浮在半空中,似乎有所图谋,太阳还不知道在哪里游荡。这不是一个好天气,对于要表演节目的我们来说。但是,大家的兴致却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,车厢里漂浮在着斑斓的想象和兴奋的讨论。我靠在车窗上,望着后退的楼群和车辆,心里既有兴奋又有紧张。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,在更多的陌生面孔前,我要完成对自己的挑战,万一我的表演出状况了怎么办?万一大家不喜欢我们的节目怎么办?太多的焦虑萦绕在心头就像浮在山头的乌云一样挥之不去。车子穿过匝道,通过收费站驶上高速,我们正式踏上南下慰问演出的道路。
    出了兰州,一路向南,车子奔驰在看不到尽头的国道上。天气阴沉,放眼望去,天地相接,高山静默,田野静默,只有路旁的树木“嗖”地一下从你眼前窜过,留下模糊的身影,雨的脚印若有若无地印上车窗。漫长的旅程很快就让大家倦意连连,瞌睡比阴雨来的更早。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大家,经过3个多小时的颠簸,已经疲倦不已,只有少部分人时不时指着经过的一个高耸的山头,一片开阔的平地,又或许一
棵形状奇怪的大树,和身边的人低声讨论着。大部分人已经昏昏睡去。我蜷缩在座位上,心里和另一个焦虑的自己互相拉扯着,一会我说服了对方,让对方不要过于担心;一会我又被对方的情绪感染,变得忧心忡忡。在这样的撕扯中,慢慢的,窗外的风景模糊了,周围的声音模糊了,直到一声尖锐的鸣笛声伴随着一个模糊的身影从窗外掠过,我醒来继续同自己拉扯•••••
    到了天水,大家下车第一件事不是吃饭,而是活动身体,关节好像都喝过醋,变得酸软无力,我因为用了很大的力气做思想斗争没有一点食欲,随便吃了点东西,我们又匆匆启程,天黑之前至少要到达我们行程的第一站。
    车进入陇南地界后,两边的山绿的更加明显起来。似乎是刚下过雨,路面上还可以看到斑斑水渍,空气潮湿又冰冷。浓云密布,把整个天空笼罩的不留一点缝隙。天空很低,仿佛没有山的支撑就会掉落在路上。不同于上午,这个时候大家开始互相攀谈,点评车外的山山水水,以打发车上无能为力的时间。我暂时忘却了心里的烦恼,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窗外的风景上。
    一条河流穿过高架,一会在我们的左边,一会在我们的右边。同事指给我看一座石山,山上风吹雨淋,没有一棵树,只在表面低洼的地方生长着薄薄的青苔,活像个馒头。马路两边渐渐变得开阔起来,马路被成片的果园包围了。果园的旁边是弯弯曲曲的小路,小路的尽头是人家。红色的砖墙,白色的瓷砖,玻璃窗户隐隐约约地躲在树木的后面。慢慢的人家减少,果树减少,取而代之的又是高山,又是山地间零星的一片田地。车子钻进隧道,周围的光线暗了下来,车子引擎的声音和鸣笛声在隧道中来回穿梭。车子出了隧道,同事说,我们就要到了,我又开始紧张起来。
    我们到酒店放好行李,根据安排,我们跟随野外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去参观野外项目工地,项目部人员为我们简单介绍地质灾害治理工程。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抗滑桩。虽然有时会在半山腰看到这样的构筑物,但是却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些构筑物的作用。至于它的建造过程,更是困难重重。当我知道还有十几米深深地埋在地下,而且是人工一点点挖下去的时候,我不由的为之惊叹,我的同事们,远离家人,远离城市,到这里进行着这样艰巨的工程,面临着这样艰巨的挑战,作为同一个单位的同事,我也应该而且能够做好我的工作,直面我所面临的挑战。城市的灯次第亮了起来,雨终于落了下来,我不像之前那样紧张了,心也踏实了许多。
    演出结束了,虽然有一些瑕疵,但是我知道,进步的空间更大。吃过饭后,我们又匆匆登车继续南下,在更远的地方还有挑战等着我们。但是这次会比上次更好,下次会比这次更好,我们会越来越好。

 

康丽军   文